人类正在被植入疫苗当中的纳米-微型芯片

时间:2015-01-10 10:52 点击:

      几乎是匪夷所思的,就像出自科幻小说的情节,但是已经正在被混入广泛的应用当中的、肉眼不可见的纳米-微型芯片是一个事实。问题是,政府和大的制药企业将用多长时间去把纳米-微型芯片浸入疫苗当中从而跟踪并监视全人类?

      纳米技术研究的是比一微米(长度不到人类的一根头发的1/30)更小的结构,涉及那一大小的材料和装置的开发。更形象地说明那一尺度,是比一根人类头发的宽度小10万倍。

      10多年前,简单的低成本技术改进了纳米-微型芯片的设计和生产。那开启了以包括光学、生物和电子手段的广泛运用生产它们的大量方法。

      纳米电子学、影印石板术,以及新的生物材料,使得常规医疗应用例如外科手术仪器、诊断和给药用途的纳米机器人所需的生产技术成为可能。

      日本的日立公司说开发了能够被植入纸张内以查出包裹或证明文件真实性的世界上最小和最薄的微型芯片。该集成电路(IC)芯片像一粒尘埃那样微小。

      植入大脑中的纳米电极正在被越来越多地使用以对付神经紊乱。穆罕默德莱泽阿比迪安——密歇根大学生物工程系一位博士后研究人员说,纳米管中的聚合体“是具有生物相容性并具有电子和离子的导电性的。”他进一步陈述“因此,这些材料对例如神经接口、生物传感和给药系统等生物医疗应用而言是很好的选择。”

      决定于这种研究的目的,研究在理论上使得对能够给药于正面或负面地影响免疫反应的电极的智能化记录成为可能。

      通过纳米技术,研究人员也得以制造能够透过细胞膜传递纳米级物质的人工孔隙。

      出现在2009年9月27日的《自然纳米技术》期刊上的一项加州大学生物工程研究成功将改进的纳米发动机核心——一部微小的生物机器嵌入到脂质的细胞膜中。所产生的通道使得它们能够通过细胞膜移动单链和双链DNA

      领导该项研究的郭培宣教授说,过去就生物通道的工作集中于只能够移动单链基因物质的通道。

      “既然人类、动物、植物、真菌和细菌的DNA基因组是双链的,能够确定双链DNA结构序列的单孔系统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这种加工出来的通道能够在纳米传感、DNA定序和给药方面获得应用,包括实现病毒纳米发动机和疫苗传递的DNA结合机制的革新性技术。

      DNA分子在纳米孔隙中穿行而以核苷酸推进核苷酸的思想可能会引起单孔DNA定序装置的发展—— 一个具有重大国家利益的领域。”郭说。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科学家们开发了微米大小的在活体细胞内安全输送药物的胶囊。这些“微型运输器”被认为能够被加载一种控制药剂远程开启并释放其内容物的特殊的微型芯片。在监测给药的同时,同一微型芯片能够被用于以不同的追踪系统监视病人。

      英国的科学家们最近报告了攻克纳米技术的关键挑战的进展。他们演示了纳米粒子会怎样快速地移向一个所欲的方向而无需外力的帮助。他们的成就有广泛的含义,科学家们说,提高了诱导细胞移动和向特定方向发展的可能性。

      道格道斯特——南威尔士的一位微生物学家和疫苗批评者说,这些进展对疫苗生产商有巨大的诱惑。“生物技术公司及其研究者们迅速将其投资新方案转移到了纳米技术上以增加其疫苗的潜力,”他说。如果疫苗当中的微生物能够被诱导而指向或侵入特定的分子,他们就能加速实现其在传统疫苗上的目标。“决定于你属于疫苗争议的哪一方,是支持还是反对,通过显著地提高或者破坏免疫力,这取决于他们的设计,疫苗制剂当中的纳米机器人能够以几何级数增强其有效性。”他补充说。

      道斯特断言,就像它们能够被用于增进人类的健康,现代纳米机器人技术能够被同样容易地用于发展生物武器”。“对于每个对‘生物技术宣传炒作致命疾病以及疫苗如何预防它们’感到忧虑的人来说,它是逐渐说服大众“疫苗有效”的又一个谎言。”

      道斯特所担心的是有一天疫苗“将做它们一直被企图去做的事——控制全球民众。”

      纳米乳剂平台已经能够用非常多样的材料开发疫苗。豆油、酒精、水和洗涤剂的混合物能够被乳化为比400纳米宽度(大约一根人类头发的1/200)还小的极小的粒子。这些能够被与任何数量的带有全部或部分致病微生物的纳米-微型芯片相结合以触发身体的免疫系统。

      2007 年法国理工学院(EPFL)的研究人员在《自然生物技术》期刊上的一篇文章中宣布,他们已经开发了一种“能够更有效、更少副作用地传递疫苗的纳米粒子,成本只有目前疫苗技术成本的一小部分。”该文章继续描述其突破的效果:“只有25纳米,这些粒子如此微小以至于一旦被注入,它们浮过皮肤的细胞外基质,形成到淋巴结的最短距离。几分钟之内,它们就达到比皮肤内部的电流量大数千倍的直流电集中程度。”

      俄罗斯最近宣布建立了一个新的将严格生产纳米疫苗的工厂。在其它的新方案当中,项目计划包括人流感和禽流感两种疫苗的开发以及三种用于增强免疫系统、提高抑菌和抗病毒药物的功效的生物制剂。

      人体对试图侵入人类细胞的纳米粒子是非常抵抗的。科学家们正密集地查找扰乱会降解纳米粒子的酶的方法。利物浦大学的专家们找到了围绕这一障碍的一个办法,而那可能意味着未来更有效、更热门的比目前使用中的作用快一大截的药物。(非人类/敌人的“科学家”们在此所做的事情与非人类/敌人平常所做的事情完全一样——侵袭人类的生活空间,在遭遇人类的自然反抗的情况下,寻找种种破坏人类抵抗的天然屏障的办法。它们搞这种研究有意义吗?人类原本并不需要这种“科学研究”,因为人类原本并不需要那种超高效力的疫苗,只有具有先天免疫缺陷的非人类才需要。而它们企图弥补自己的这一无法弥补的缺陷的过程绑架了人类,将人类置于了与其同样的危险之中!这就是必须将非人类关进监狱和隔离区完全控制起来限制一切自由的原因——人类不能承担非人类的自私蠢动所带来的极大危害。人类必须防患于未然,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非人类/敌人针对性社会解决方案”。非人类/敌人必须从出生起就受到社会监控;非人类/敌人必须从人类当中被揪出并被监禁、隔离和消灭,终身不得释放;非人类/敌人及其制造的隐患必须被人类社会全方位排除!这是人类的唯一科学!——安琪尔

      所有这些纳米技术进展提出了许多关于纳米材料的毒性和环境影响、它们对于药品、全球经济以及对于政府监视的投机的潜在效应的问题和忧虑。这些忧虑导致了鼓吹集团和政府就“对纳米技术的特殊管制是否合理”的争论。

      环境保护局上周发布了一份新闻稿说它“今天制定了一项新的研究战略以更好地理解被加工的纳米材料会如何危害人类健康和环境。”那样有意思的一份战略文件,却几乎没有见诸报端。

      实际上,许多公司宣称其对这种十亿分之一米级成分作为衡量产品先进性的使用,暗示超小的成分是一种固有的好东西。(因为那正符合它们非人类/ 敌人的本质。——安琪尔)它们并非如此。尺寸也不必然地使这些材料比其它的更不好。此时只是对纳米级的东西将要做的事情极度难以预测。(非人类/ 敌人会做的事情超出人类一般的想象范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它们一定会将其用于反人类的、对人类极具危害性的用途。——安琪尔)

      纳米技术的拥护者激烈地批评可能有碍其进展的监管措施。许多这些批评意见坚定地瓦解了“基于科学幻想的宣扬恐惧的阴谋论”的忧虑(非人类/ 敌人是异常具有战斗力的,因为其本质的特殊性、极端性和欺骗性。在它们疯狂的顽固面前,人们开始怀疑自己原本确信不疑的正确判断。问题在于,非人类并非人类的同类,它们所表现出的不叫作“更坚定”,而叫做“疯狂”和“顽固”。)。

      在流行的视频游戏系列《潜龙谍影》当中,许多角色和一般的斗士们,在其血液循环中都有“纳米机器”,被用来抵挡疼痛;使得火力组/ 巡逻队的成员们共享感官信息;愈合身体损伤;以及操纵对视频游戏的情节主线极其重要的各种病毒。

      通过特技效果的运用和计算机制做的图像,几部基努里维斯主演的“百视达”大片包括《黑客帝国三部曲》和《地球停转之日》,曾将纳米机器人可能如何有效地掌控其有机体和无机物目标改编成了剧本。

      《星际迷航》电视剧集及其剧场版例如《星际迷航:第一次接触》也曾刻画了纳米探针(纳米机器人)可能如何通过一对细管感染一个人的血液循环。

      不论视频游戏、科幻节目和电影当中纳米机器人重复出现的主题,纳米技术是一个现实,并且纳米微型芯片就要被用于可能在全球规模上危害人类的健康和自由的用途。

      纳米微型芯片的开发是为了更大利润和更大控制想要对于全球人类的终极权力和影响力的政府和制药行业的一个重点。

      在2000年12月,前芬兰首席医疗官员——马里兰州的罗妮-莉娜卢卡南-凯尔德阐明,每个新生儿被注射以之后可能发挥功能在他或她的余生中识别该人的微型芯片在技术上是可能的。这一计划正在美国被秘密讨论而没有对涉及的隐私问题进行任何公开的播报。

      今天的微型芯片通过对准它们的低频无线电波的手段操作。凭借卫星的帮助,被植入的人在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能够被追踪。据发明了被注射进入人体的“智能操纵界面(IMI)”生物技术的卡尔斯安德斯博士说,这样一种技术是在伊拉克战争中被测试的一些当中之一。(早在越南战争期间,士兵们被注射以设计来增加流入血液之中的肾上腺素的“兰博芯片”。)美国“国家安全局(NSA)”200亿比特/ 秒的超级计算机现在能够通过一个远程监控系统(RMS)“看见和听见”士兵们在战场上所经历的。

      当一个5微毫米的微型芯片(一缕发丝的直径是50微毫米)被置于眼睛的光学神经,它获取来自体现被植入者的经历、嗅觉、视觉和声音的大脑的神经脉冲。一旦传递并保存在一台计算机里,这些神经脉冲能够经由该微型芯片被投射回此人的大脑从而被再度体验。利用一套RMS,一台地基计算机的操作者能够向该神经系统发送电磁信息(被编码为信号),影响目标的表现。凭借RMS,健康的人们能够被诱导看见幻像并听见他们头脑中的声音。

      每一个想法、反应、听觉和视觉观察结果引起大脑中的某种现在能够被解码为思想、图像和声音的神经电位、突起和模式,及其电磁场。电磁刺激因此能够改变一个人的脑电波并影响肌肉活动,造成作为折磨被经历的痛苦的肌肉痉挛。

      NSA的电子监视系统能够同时跟踪和对付数百万人。我们每个人大脑中都有一个独特的生物电磁共振频率,就像我们有独特的指纹。随着电磁频率(EMF)脑部刺激被完全编码,脉冲电磁信号能够被发送到大脑,产生被目标感受到的期望的声音和视觉效果。这是“电磁战”的一种形式。美国宇航员在他们被送入太空之前被植入以便他们的思想能够被跟踪,所有他们的情绪能够被一天24小时地记录。

      大众媒体不曾报道一个被植入的人的隐私在他或她的余生中荡然无存。她/ 他能够以许多方式被操纵。利用不同的频率,这一设备的秘密控制者甚至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情感生活。她/ 他能够被使得具有侵犯性或者嗜睡。性欲能够受到人为影响。思维信号和潜意识思想能够被阅读,梦境被影响,甚至被诱导,所有这些都是被植入人所不知道或者未同意的。

      这一秘密技术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被用于某些“北约”(NATO)国家的军队,而平民和学术界人士不曾听说任何相关消息。因此,关于这种侵犯性心理控制系统在专业和学术刊物上几乎没有多少可获得的信息。

      NSA的“信号情报”组能够通过解码该大脑所发出的诱发电位(3.5赫兹,5 毫瓦)远程监控来自人类大脑的信息。在瑞典哥德堡和奥地利维也纳的囚犯被试们曾被发现有明显的脑部病变。脑部植入通常运作的地方减弱的血液循环和右颞额叶的缺氧产生。一名芬兰被试经历了脑萎缩和由于缺氧导致的间歇性昏迷的发作。

      以电磁场和射束(来自直升机和飞机、卫星,来自停泊的车辆、相邻的住宅、电线杆、电器、移动电话、电视和收音机等)瞄准人们的脑功能是应当被民主选举的各国政府所设法解决的辐射问题的组成部分。然而目前没有任何国家政府有意严肃地面对这一问题。

      将纳米微型芯片整合到疫苗当中的时间表是推测性的。它可能就是几年、数月或者或许已经实现了,而我们对其被整合进药物当中还一无所知。无论如何,由于许多军事和政治的利益,它们的实施是不可避免的。

      无论如何欺诈,对于世界权力集团和制药卡特尔们来说,增强疫苗接种的有效性和制定“强制免疫接种”的国家流行病预防政策是迫切的。

      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炮制了将约束所有194个成员国遵守可能强迫实行这样一项强制命令的流行病紧急情况指导方针的国际卫生法规。没有这些公共卫生(和被大力鼓吹的疫苗运动)程序的就位,就会很少或几乎没有来自公众的自愿合作去挽起袖子接受接种。公众参与是一个将很快使大型制药企业把曾经设计的最有效的监管工具注入数十亿人民体内必不可少的工具。

      尽管全球规模的纳米技术生产目前是可获得的,在生物技术公司能够启动疫苗当中的纳米微型芯片的大规模生产和试验之前,它们将很可能把该主意兜售给公众。通过不同的“健康增进剧情”,他们将鼓励参与并公开地宣布来自它们所帮助建立的相同政策和管理机构的批准。

      到2009年夏中之前,WHO和“疾病控制中心”(CDC)有效炒作了一种人造流感并说服世界不得不接受H1N1疫苗。更多剂宣传,可能是一个生物性事件,在对人类而言一个“更大的好处”的欺骗之下可能同样地说服人民有意识地接受疫苗当中的微型芯片。

      当我们的大脑功能已经被通过无线电植入和微型芯片的手段连接到超级计算机上,抗议就将太迟了。这一威胁只有通过利用可获得的生物遥测术、纳米机器人技术的资料和在国际代表大会上的信息交流教育公众才能够被挫败。

顶一下
(7)
87.5%
踩一下
(1)
12.5%
------分隔线----------------------------
-- 关于本站 -- 新闻资讯 -- 友情链接 -- 公司相册 -- 成功案例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2002—2016 河南中广集团.天义生物谷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2012065号
客服电话:0371-65805200 免费电话:400-669-7780 移动电话:13938592527
郑州市经五路2号2层(经五路与纬一路口北30米)